【多走一里路】約伯記#3

一、經文段落:

約伯記廿一~卅

二、給引導者的提示:

(一)如果說「答案」是苦難中最沉重的負荷,如何拒絕進入答案的探究「試探」,而專注地陪伴苦難中的同行者,絕對是每一位引導者最大的考驗。原本前來安慰、鼓勵約伯的三位老朋友,應該不會預期接下來的對話會完全毀掉他們之前深厚的情誼。儘管我們已經是約伯記的閱讀者,也都在時間的遠方凝視著他們過往,但我們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繞開這人性中對「答案/未知」的好奇。這正正是撒旦在伊甸園中,對亞當夏娃所給出試探的罪核心關鍵「像上帝一樣知道善惡」。離開「全觀」的人生視角,承認身為人類的「有限」,無疑是我們每一個引導者需要操練的關鍵功課。

(二)要克服提供答案的試探,又要安頓同在卻不知道如何安慰的尷尬無言,我們需要明白「傾聽者並非拯救者」的事實。在心理諮商的傳統上,會稱這種嘗試提供解答的心態為「彌賽亞主義」。由於我們真心地關懷著眼前受苦的摯友,不希望他被荒謬的苦難吞噬,同時又要向自己這個關懷的行動交代,我們於是踏上約伯三友的老路。面對約伯記得安慰「榜樣」,無疑就是那位被討論最多、想像最多、詮釋最多,但自己卻說話最少的「上帝」。上帝以祂的沉默,引導我們學習當一個「被誤解」的對象,被眼前受苦的朋友誤解我們所知的有限,被周圍旁觀地的親友們誤解我們的無知,這不正是十字架上寡言的基督所留下的身影嗎?

三、給同行者的提示:

(一)在我們生命苦難的現場,我們最期待遇到的安慰究竟是什麼?引導者搬出一段又一段的經文來勸勉我們,還是播放一首接著一首的詩歌來安慰我們?如果引導者選擇一段「沉默的無言」作為他陪伴的過程,你是否可以接受這種「無聲勝有聲」的尷尬與焦慮呢?為什麼我們總是習慣安慰一定要帶著聲音、語言呢?如果上帝在約伯記中是台詞最少男主角,那麼身為上帝的兒女,我們的確需要從上帝的沉默來學習安慰的功課。

(二)邀請你的引導者與你共讀遠藤周作的名著《沉默》,一起默想文學作品/電影中那位「沉默的上帝」,並且試著在閱讀/觀影之後不針對內容討論,而是默想10分鐘之後,以主禱文作為結束的禱告。待下一次見面的時候,再分享彼此對上一次「沉默行動」的信仰體會。